崔永元:我的抗战。

发布时间:2018-07-20 23:33:09

崔永元:我的抗战。

  《 我不是药神》赚走了大家的眼泪,《邪不压正》引来姜文影迷的集体狂欢,光是这两部电影,目前就已经夺取了30亿左右的票房,吸走了无数人眼球。

  这部讲述 蒙古族70年电影历史的纪录片,被 崔永元浓缩在短短的100分钟影像里。

  除了这部文献纪录片,他送给母校中国传媒大学的礼物,才是他人生中最疯狂的事情……

  在中国传媒大学,有七个博物馆,这里存放着关于电影、音乐、战争、外交等六七个门类的历史影像资料。

  从1985年进入央视,到1996年凭借《实话实说》走红,除了主持人的身份外,历史和收藏,是陪伴 崔永元一生的爱好。

  在这些历史博物馆中,有一个专题叫作“口述历史”,记录的全是几十年前抗争老兵经历的珍贵历史。

  当 崔永元回国后,他谁也不靠,就靠自己。耗时八年,自己出资,采访了千余人次的老兵,完成了一部史诗级的纪录片——《我的抗战》

  就像他说的:“借钱也好,讨饭也好,历史需要有人来记录,如果没人做的话,那就我来。”

  如果不是因为这部纪录片,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除了大名鼎鼎的飞虎队,在抗战初期,中国也有一批英勇的航天员。

  当时有人在反扫荡路上生下了孩子,被俘虏后以,日本人对她用尽酷刑,最终把她抢杀,孩子也被摔下了山崖。

  如果不是这部纪录片,我们或许永远都不会理解,战争时期的爱情有多么忠贞和坚定。

  对张定华一见钟情的少年徐守源,从昆明追到 香港,一路上带着心爱的姑娘逃避战乱和追杀,不管情况有多危险,他始终不离不弃。

  一句句催人泪下的话语,一幕幕动人的回忆,老人们用自己的经历为我们还原了一段真实的历史。

  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就这样通过无数段采访被记录了下来,而在此之前,我们却只能通过课本和一部分影响资料来了解那段屈辱却光荣的抗战史。

  他们不愿回忆起这段痛苦的历史,对他们来说,那段与日本对峙的黑暗时光那意味着绝望、意味着杀戮。

  团队人员只能在狭小的房间中,等待老人们平缓情绪,和他们进行一遍又一遍的沟通来换取信任。

  等到老人们终于打开心结,愿意与世人分享自己的经历,小崔的团队才会耐心引导他们去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 崔永元对其中一位老人进行了长达六个月的采访,光是采访资料,就有将近100小时。

  老人们都已上了年纪,有时不能清晰地分辨出脑海中的记忆,需要儿女们来进行引导,使采访顺利进行下去。

  而在访问过程中, 崔永元也绝不打破自己的原则,老人们在进行回忆时,团队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打断,每一位抗战老兵的记忆都值得尊重。

  为了把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记录下来, 崔永元的团队时刻在和时间进行着赛跑。

  他们采访的老人平均年龄都在85岁以上,2002年时在云南采访过103位抗战老人,在2007年进行回访时就已有超过一半的人离开人世……

  然而,因为考虑到收视率的问题,电视台只给这部32集的纪录片开出了一集1500元的价格,这还是看在 崔永元的面子上,不然顶多500。

  崔永元不懂,老兵们发自肺腑的血泪回忆只值区区1500元?难道在这个流量至上的时代里,历史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吗?

  因为没人投资, 崔永元的拍摄资金全是自费,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去找朋友借钱。

  “如果你在路上遇见有人说自己是 崔永元的哥们儿,你就问他, 崔永元跟你要过钱吗?他要是说没有的话,那他就不是我哥们儿。”

  在录制《鲁豫有约》时, 崔永元对鲁豫说,他为了能够得到资金支持,曾连续好几天和同一个朋友吃饭,因为他想把这件事情说明白,希望对方理解这样一部片子对国家和民族的意义。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明白,抗战老兵的年龄在一天天增长,如果他不趁早记录下这些影相,就真的没人会在乎了。

  崔永元的“口述历史”博物馆距今已经做了17年,这十多年中,光是资金投入就已经超过了三亿元。

  他的团队亲自走访了5000多人次,记录下超过两万小时的影像资料,照片也收集了超过20万张。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口述历史”的阵营中, 崔永元的团队在不断壮大,那些珍贵的回忆也逐渐被人们熟知。

  从之前家喻户晓的明星主持人,到现在被别人骂作“疯子”、“傻子”,如今的 崔永元经常会做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和演艺圈的人各种撕扯,在网上掀起一场场骂战,人们关于 崔永元的争议也似乎从未停止。

  也许它的价值在今天还看不出来,但等到有一天它的价值显现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不知道 崔永元是谁了。”

  如今20多年过去,小崔已变成老崔,可不管时光怎样流逝,也不管有多少骂战因他而起,就凭他敢于在没有丝毫外界投入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拍摄的初心,就值得所有人为他鼓掌。

  今年年初, 崔永元又一次提醒哥们儿钱不够用了,虽然听起来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不得不被他对历史的那份尊重所感动。